title

香港水货HPV疫苗连环坑:打不到疫苗,拿不到退款,又爆抗体检测坑?

黑中介的套路往往是这样的:他们先会用各种手段让受害者付全款,但在打第一针或第二针之前,通常会发生各种状况,导致接种疫苗者需要自费更换一家诊所,来继续实施疫苗的接种。各种状况包括第一针的诊所未收到打款、原预约诊所断货、原诊所失约、原诊所怀疑用的是水针等。

中介会告知接种者退款需要时间,如果想按时打完,就要换一家诊所先垫付,但退款却迟迟不下来。实际上是中介收了3针的费用,却只预约了第一针疫苗,二三针的款项疑被私吞。

目前,疫苗中介这个灰色行业游离于监管之外,跑路事件也不是孤例。

“就是太相信香港医疗机构了,付了上千元的中介费和大几千的疫苗接种费用,一个收据都没有。没想到最后打的还是水货疫苗。我们超过500人的维权群已经有好几个,涉及的都是多达数千元未能接种疫苗的退款。”一名通过美佳预约网预约去环亚接种HPV九价疫苗的受害消费者对21新健康记者说道。

“2019年2月,朋友介绍美佳预约网这个中介预约了环亚体检集团的HPV九价疫苗三针服务。2019年4月6日去环亚的观塘点打第一针,结果5月10日爆出环亚针剂有问题,本来预约6月6日打第二针,但是6月5日环亚宣布清算了。我们既打不到疫苗,也拿不到退款。”同样来自宁波在环亚接种HPV疫苗的张女士(化名)对21新健康记者说道。

受害消费者所接种的疑似水货疫苗,受访者供图

在维权群中,记者了解到,消费者已经投诉了属于北京第三曲线有限公司的美佳预约网。

“丰台工商局今天给予了我反馈,明天会约谈我预约的中介平台。除此之外,我们还向香港海关、卫生署、消费署、蒋丽云议员等处发去投诉邮件,据说7月1日卫生署才出针剂调查结果。但是根据香港的清算规则,我们消费者的损失是在最后弥补,那时候往往就会不了了之。目前我们的诉求就是环亚尽快赔偿我们广大受害者的经济损失,若官方调查结果显示针剂有问题,那就涉及人命官司了。”张女士对记者说道。

张女士等受害者收到的投诉邮件反馈,受访者供图

 

漫漫投诉路:医疗机构、中介三不管?

今年5月,香港几家医疗机构疑似给内地顾客注射水货疫苗,数千顾客维权要求退款。

6月5日,环亚体检集团发布结业通告,宣布公司清盘结业,表示公司账户已被银行冻结多日,顾客要求退款金额超出千万港元。与此同时,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蒋丽芸、葛珮帆网络直播公开回应此事。葛珮帆说,诊所贴出通知后她们收到大量投诉,受害人认为公司在逃避责任。

5月10日,环亚方面强调公司提供的九价疫苗均由默沙东药厂生产,以恰当方式运输和储存,并称从未收到过任何顾客有关注射HPV九价疫苗后感到不适的投诉。

环亚称,已经为超过2000多位未使用或未完成注射疫苗的顾客退款,涉及金额超过1000万港元。两周前,公司户口被银行冻结,公司负责人惹上官司,公司没有选择只有宣告清盘结业,并遣散所有员工。目前公司已委托律师,开始清盘结业的程序。

此前根据界面消息,港议员证实收到投诉称七家医疗机构涉嫌注射水货疫苗,但还未能确认其确实是水货疫苗。七家机构分别为:香港AMH环亚医疗体检集团、香港仁康综合医务中心、香港现代医学专科、新迪莱医疗中心、HKMIS Medical Group、美兆香香港健检中心、香港淖研医疗中心。

香港卫生署新闻及公共关系组在5月6日表示,卫生署已就投诉人所提供的资料作出调查,如发现违法情况会采取执法行动。根据《进出口条例》(第60章)规定,从香港境外进口药剂制品的人士,必须事先申领由工业贸易署署长授权卫生署所签发的进口许可证。如有人违反规定从境外进口药剂制品,一经定罪,可被罚款50万港元及监禁两年。

前述张女士表示,其通过中介预约的HPV九价疫苗三针服务没有任何收费凭据,如今打不到疫苗,也没收到任何退款。“没有5300港币的疫苗费用收据,就连之前给黑中介的1950元中介费都没有凭证,只有转账记录。最让我气愤的是这1950元也还未退款。之前五月出问题环亚说七月再开放打针,明显是缓兵之计。现在想起来,中介和香港的一些医疗机构相互串通也不是没可能。”

张女士等受害者被拖欠的退款,受访者供图

“一些保险公司跟香港很多医院和诊所有长期合作,再加上他们本身拥有一定的顾客资源,也开始提供接种疫苗的中介服务,议价空间也因为介绍人而有所松动,一些保险公司代理可以为客户争取到有一定折扣的针源。但是如果碰到不靠谱的中介,消费者仍可能被坑。”香港某诊所工作人员向21新健康记者说道。

此前就有消费者在网络上选择HPV疫苗中介,但这些游走在网络云端的疫苗预约代理状况不断,每人几千元预约费用被中介“套牢”,几个月讨不回来。

黑中介的套路往往是这样的:他们先会用各种手段让受害者付全款,但在打第一针或第二针之前,通常会发生各种状况,导致接种疫苗者需要自费更换一家诊所,来继续实施疫苗的接种。各种状况包括第一针的诊所未收到打款、原预约诊所断货、原诊所失约、原诊所怀疑用的是水针等。

中介会告知接种者退款需要时间,如果想按时打完,就要换一家诊所先垫付,但退款却迟迟不下来。实际上是中介收了3针的费用,却只预约了第一针疫苗,二三针的款项疑被私吞。

目前,疫苗中介这个灰色行业游离于监管之外,跑路事件也不是孤例。

2018年9月,深圳宝安警方就曾破获一起相关案件。深圳宝安的郭小姐付了预约全款,等到要打针了,却发现预约中介联系不上。警方侦查发现,这是一起诈骗案件。预约中介公司发现预约疫苗无利可图于是撤资,把预约费用交还给中介业务员,但业务员却没有把钱退还给客户。

连环坑:水货疫苗后又现抗体检测坑

图片来源 / 图虫

疑受“水货疫苗”风波影响,目前香港多家疫苗接种机构已暂停预约。与赴港预约疫苗的萧条对比,香港“疫苗抗体检测”业务却日渐火爆,价格数千元,只能测四种病毒抗体。针对那些担心自己注射了水货疫苗的接种者,“HPV疫苗抗体测试”号称只需要3ml凝血就可以检测出是否接种了“真疫苗”。

“就怕就是交了智商税。花了大几千打针,还要花上千元检测有没有打上,也是魔幻。”一位消费者对21新健康记者说道。

香港“水货”疫苗事件爆发后,许多赴港注射疫苗者人心惶惶,赴港接种的微信群里一度被“抗体检测”业务刷屏。有中介告诉21新健康记者,近一个月以来,咨询“抗体检测”的人数“明显激增”。

某香港医疗服务公司的广告宣称,在完成HPV疫苗第1针后的一个月,人体血液内HPV16抗体会比打针前有显著上升。完成3针后的第一个月,体内HPV抗体最高,比未注射疫苗的人要高。

在某APP上,有用户分享赴港“抗体检测”的经验:第三针注射完一个月后抽血检测,只需要5天即可取报告,如果抗体值低,一年后可补一针。

有做了相关检测的消费者告诉记者,由于担心自己接种了水货疫苗,在打完第三针后的一个月,她通过中介联系上了一家香港化验所进行抗体鉴定,测试结果为阳性,医生告诉她已经成功接种HPV疫苗。

她的检验报告上明确注明:结果及数值仅供参考,不能应用于诊断用途,“实验结果与受测者年龄、身体状况及对疫苗的反应度作一并考虑。”

香港部分医院和化验所推出的“HPV抗体检测”服务,价格约在数千元港币不等,但大多只能检测出HPV6、HPV11、HPV16及HPV18四种病毒的抗体,而九价疫苗号称可预防的九种型号病毒。

默沙东是九价HPV疫苗的全球唯一生产商,公开数据显示,默沙东向全球超过70个国家和地区供应九价HPV疫苗,那么,HPV疫苗“抗体检测”是否受官方认可?

此前就有默沙东方面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没有办法检验HPV的抗体浓度。HPV疫苗是以长期保护的试验作为保护基准。目前四价已保护超过12年,九价上市以来也保存6年以上,都没有因为疫苗型别而罹病的个案。

默沙东中国总部称,HPV疫苗产生保护效力的抗体水平最低阈值尚未确定,因此不推荐抗体检测。

HPV疫苗是通过诱导HPV抗体而产生保护作用的,疫苗有效性则是通过多项上市前的临床实验降低宫颈病变或者宫颈癌发生率情况而进行评估,目前尚未确定保护水平和抗体滴度的相关性。针对HPV抗体的检测,目前市场上并没有统一的方法,而且不同的HPV疫苗检测方法也不同,检测结果不具有可比性。

有业内人士表示,医院目前只能检测一些常规的抗体,如乙肝病毒抗体,其他疫苗需要到一些非常专业的研究机构才能检测。

至于像百日咳、白喉、破伤风抗体检测,其抗体滴度不能直接反映当时接种的疫苗是否有效。抗体检测有一定局限性,不能精确反映免疫效价;但抗体检测并非毫无意义,可作为医生为个人制定补种程序的参考指标之一。

江苏省疾控中心陈昌挺曾对媒体表示,目前内地公立医院没有对HPV疫苗接种者开放“抗体检测”的服务。“在内地,只要是通过正规渠道接种的HPV疫苗,肯定是接种成功的,无需再做抗体测试,也无需再次补种。”

作为女性生殖系统患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宫颈癌位居全球女性癌症死因的第4位,是我国女性生殖道的第二大恶性肿瘤,严重危害女性健康。2015年,全球约有56.1万例宫颈癌新发病例,超过85%的发生在发展中国家,而我国约有10万女性被诊断为宫颈癌,占全球新发病例将近20%,其中超过3万例死亡。

HPV即人乳头状瘤病毒,是诱发宫颈癌的病因,从感染HPV病毒到宫颈癌发生时间长达数年。这意味着,如果在早期发现癌前病变并及时干预,能够显著降低宫颈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尤其在近期HPV疫苗频发恶性事件的背景之下,做好筛查工作显得意义更加重大。

对于因条件限制未进行HPV疫苗注射的女性,尤其是已婚女性,定期进行两癌筛查对于早发现早治疗宫颈癌具备更重要的意义。

疫苗缺口之痛何解?

国内持续供不应求、北京断货、深圳摇号,HPV疫苗近期屡爆问题的背后,也显现出货源短缺之痛。

疫苗生产周期很长,需要经过生产、质控、原产国检测放行、中国检测所检测放行,四道程序走下来,至少需要一年时间。放开之后广大消费者的大量需求导致了供不应求的局面。

而在内地,目前诸多城市已经开放9价HPV疫苗供应,包括海南、深圳、广州、杭州、北京、上海等省市已经开放注射九价疫苗。

注射地点一般是社区医院。但是由于疫苗生产周期长,仍存在一针难求的局面。而且,目前内地社区医院的九价HPV疫苗的注射仅开放给16-26岁6个月的女性,超龄需求者只能谋求其他渠道。

此外,目前深圳是开放的摇号制度。深圳卫计委上线了九价HPV疫苗摇号系统,“深圳卫计委”微信公众号为官方认证的唯一摇号平台。进入“深圳卫计委”-菜单栏“便民服务”-“HPV疫苗摇号”系统,可以一站式“注册-摇号-预约”。

根据此前2月26日,深圳市2019年第二期九价HPV疫苗摇号结果,深圳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显示,共有84615位有效申请者参与了该次摇号,号源共有2203个,中签率为2.6%,而在上一期中签率仅为0.78%。

相对于九价HPV疫苗一针难求的情况,二价或四价疫苗则相对不用排队且价格较便宜。

而目前内地接种这几种疫苗的要求和价格如下:

1、二价宫颈癌疫苗

适用于9岁~25岁的女性;

需接种三剂次,分别在0、1、6月各接种一剂次,三针接种完共计价格约1800元左右。

2、四价宫颈癌疫苗

适用于20岁~45岁的女性;

需接种三剂次,接种程序为0、2、6月各接种一剂次,三针接种共计价格约在2500元左右。

目前,满足一定条件,这两种疫苗在深圳都可以刷医保卡支付。

3、九价宫颈癌疫苗

适用于16岁~26岁的女性;

需接种三剂次,接种程序为0、2、6月各接种一剂次,三针接种共计价格约在3969元。深圳的九价HPV疫苗,每剂1323元(含1298元疫苗费 +25元接种服务费),全程接种3剂次,共3969元,按剂次付费,不能刷医保。